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援案例
90岁高龄老人的扶养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07-29
字体大小:     中   浏览次数: 保护视力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紫 灰 银河白(默认色)

90岁高龄老人的扶养权纠纷案

 

案情介绍

201*13日,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接到了一件扶养权纠纷案件的申请,申请人名叫陈**,出生于191973日,膝下有四名子女,分别是大儿子杨*铭68岁)、二儿子杨*国(63岁)、女儿杨*蓉(60岁)、女儿杨*华(56岁)。此案是由陈婆婆委托其大儿子杨*铭到援助中心代为申请的,申请援助的具体事由是陈婆婆的子女就老人的赡养问题产生了纠纷。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立即启动老年人优先通道,并上门受理了陈婆婆的法律援助申请,当天审批指派了四川蓉城律师事务所的孙建宇律师作为法律援助律师,处理陈婆婆的扶养权纠纷案。

孙律师接到案件材料后,积极与陈婆婆的子女进行沟通,并亲自前往陈婆婆的住所成都市青羊区包家巷了解案件的详细情况。陈婆婆的精神状态尚可,但是由于年龄已高导致表达意识有些许混乱,孙律师通过耐心的询问,逐字分析老人的表述,以了解纠纷发生的经过。随着沟通的逐步深入,援助律师了解到,老人其实不止只有四名子女,其他的子女因为种种原因在养育过程中夭折,最后只有这四名孩子顺利抚养成人,即使现在子女对她的赡养出现了纠纷,但她仍不想起诉到法院去,希望孙律师能帮她说服四名子女将纠纷和平化解。

案件进展及结果

孙律师根据与陈婆婆的沟通,在充分考虑到陈婆婆的健康、情感感受情况下,与陈婆婆的大儿子杨*铭进行充分的沟通,决定联合陈婆婆所在社区与其四名子女进行沟通,争取通过协商的方式化解各方矛盾,妥善处理近百岁老人的赡养问题。随后,孙律师前往包家巷社区居委会找到居委会主任李大建,提出由社区组织和法律援助律师参与相结合的调解模式,得到了社区居委会的充分认可和支持。但居委会主任李大建也坦诚,陈婆婆的赡养问题居委会已经几次协调解决,但由于陈婆婆的二儿子杨*国脾气较大,致使社区组织的调解都以吵闹收场,调解难度非常大。孙律师就受援人的四名子女基本家庭情况、性格、就赡养问题产生纷争的原因进行充分的了解,为其后的调解做准备。

201*115日,经孙律师和包家巷社区的多方协调,受援人的四名子女中三人到场(另一人在外地无法到场),为避免受援人在沟通过程中受到影响,暂时在社区办公室另外的房间休息。调解正式开始后,社区主任首先发言,引导陈婆婆的子女提出意见、表达观点,但由于各子女间就陈婆婆的赡养问题误解较深,社区主任的话还没说完,陈婆婆的二儿子杨*国就指责居委会袒护大哥杨*铭,而三女儿杨*蓉则表示母亲居住的房子都给了大哥杨*铭、二哥杨*国保管着受援人六万多元的存款,理应由得到母亲财产的两位哥哥承担赡养照顾受援人的义务。此时,调解现场已经吵成一片。如果调解继续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下去,很可能无法取得任何的结果,孙律师结合以往案件的经验,采取平复各方对立情绪,找到分歧点,逐步缩小分歧的方式,要求各子女按年龄轮流发言提出意见,从中发现各方的赡养分歧出发点在于陈婆婆的房产已过户到大哥杨*铭名下,而大哥杨*铭称:当年母亲居住的房屋在单位房改购买过程中由自己出钱购买,而当时其它兄弟姐妹都同意谁出钱谁取得,因此房屋产权得以过户到自己名下,但近年来房屋价值飙升后,二弟杨*国对谁出钱谁取得共同意见表达出不同看法。而两个妹妹杨*蓉、杨*华认为,母亲的存款都由二哥杨*国保管,认为房屋财产、存款她们没有取得,那母亲的赡养义务就不该再承担。孙律师综合以上意见后,发现陈婆婆的赡养纠纷,是因家庭财产的处理上出现误解,因此各方分歧较大,对立情绪也很严重,通过简单的思想工作根本无法达到调解各方分歧的目的。孙律师经过协调,又与社区主任分工合作,分别找三名子女单独沟通意见,特别是针对杨*国性格暴躁的特点,直接找到当天陪同其一起到场的配偶,谈到赡养义务的法律依据、道德传统,而其自身也是老年人且今天所做即是子女的榜样,从各种角度进行耐心细致的思想引导。经过对几名子女三个小时的思想工作,逐渐调和了几方的分歧,最后促成三名子女就受援人的赡养问题达成《人民调解协议书》。老人跟大儿子杨*铭回贵州生活,成都的房子由其出卖,其他人不得干涉;二儿子将老人的存款归还老人,由陈婆婆自行支配;其他子女不与老人回贵州生活,表示会尽到对老人的关心照顾和探视义务,并达成一致一定会让陈婆婆的生活能够更平静、稳定和充实。

top】【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