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援案例
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对贺*工伤赔偿劳动争议暨人身损害侵权案件提供法律援助案
发布时间:2018-09-30
字体大小:     中   浏览次数: 保护视力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紫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案件类型:民事

案由:劳动争议,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侵权纠纷

受援人:贺*

受援相对人:四川*劳务有限公司、中国建筑*工程局有限公司、万*、*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眉山中心支公司

承办人: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华川

援助机构: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

案情概要:

         2015327日,贺*作为四川*劳务有限公司的外架工,在中国建筑*局有限公司总承包的“*春天A区”高层建筑项目外架工地的墙砖堆放处纸箱后面躺地午休,双脚被万*驾驶的载沙货车倒车碾压,造成非道路交通人身损害事故。经送成都军区八一骨科医院被确诊为:1、左足脱套伤伴血管神经肌腱损伤;2、左足12345趾不全离断伤;3、左腓骨骨折伴踝关节脱位;4、右足第五趾离断伤;5、双小腿软组织挫伤。

   受援人入院治疗47天,于2015514日出院,医嘱要求拄拐、休息12周。2015518日被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5611日被成都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评定为工伤柒级。2015819日八一骨科医院《病情证明书》诊断出具“左腓骨骨折术后踝部肌腱神经粘连”最新结论。2015821日,由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委托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评定为十级伤残。

    受援人入院治疗五天便用尽肇事司机预付的医疗费,受援人作为大家庭唯一的劳动力,上有年迈严重缺乏劳动能力的老人需要赡养,下有尚未成年的小孩需要抚养照顾,家庭经济条件十分拮据,现在又即将面临无钱医治的窘境。在家属自行向肇事司机以及项目公司多次要求、协商无果的情况下,被迫走进了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以工伤未获赔偿为由申请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华川承办该案。

办案经过:

一、深入研判案情,有针对性制定法律援助计划。

    承办人接到指派后,及时会见了贺*,了解案件基本事实、通过深入细致的查阅、审核案件的相关证据资料,发现该案不是一起单一的工伤赔偿案件,而是一起由第三人侵权行为导致的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赔偿竞合的案件。为最大化维护受援人的合法权益,制定了工伤赔偿与人身损害赔偿并行主张的法律援助计划。

二、劳动仲裁首胜,为整个法律援助计划的顺利实施开了一个好头。

    本案的劳动合同签订及用人单位是*劳务公司,但工伤发生地点是在中建*局总承包的项目工地,中建*局对工程项目的安全生产负总责。为全面、客观查清案件的事实,援助律师一反常态将工程项目的劳务分包单位以及总承包单位作为共同被申请人,目的是利用工程领域总包单位的强势商业地位,形成总包单位“监督”劳务公司如实配合仲裁庭审的有利局面。在仲裁请求方面,全面提出了涉及工伤的所有赔偿明细,即伤残补助金、工伤医疗补助金、伤残就业补助金、住院期间护理费、停工留薪期工资等诉求。2016128日,成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成劳人仲裁字(2016)第345号仲裁裁决,裁决确认了申请人各项仲裁申请赔偿项由被申请人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裁决生效后,*劳务支付了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的赔偿款,但是怠于主动配合申请人向劳动保障行政主管部分申领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工伤赔偿待遇。援助律师为了受援人后期康复治疗以及基本生活费用的来源有保障,多次电话联系以及走访被申请人单位,与*劳务经办人、分管负责人积极沟通,宣讲相关法律规定,促使*劳务配合完成了申领手续的准备。援助律师多次亲赴锦江区劳保局代贺*办理并由其最终领取了工伤保险基金拨付的相关款项。

三、人身损害赔偿诉讼一审获胜,为实现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赔偿并行主张的法律援助计划奠定了坚实基础。

    援助律师针对受害人享受了工伤赔偿待遇后,又提出人身损害赔偿侵权诉讼在司法实践中鲜有获得人民法院全部支持的实际情况,再次认真研究了涉及工伤赔偿和人身损害赔偿的所有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批复;检索、查阅了与此相关的案例材料,坚定地认为肇事司机作为第三人侵权,是应当承担人身损害赔偿的。

    在一审中,锦江区人民法院全面支持了原告贺*的诉讼请求,认定万*应当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并且在肇事车辆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由*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眉山中心支公司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关于交通事故与工伤竞合时是否进行双赔的焦点问题,锦江区人民法院接受了援助律师的代理观点,认定直接侵权人由于自身的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理应承担赔偿责任。2016829日,锦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锦江民初字第*号民事判决,判决支持了原告贺*诉请主张的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误工损失、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营养费、医疗费、鉴定费、残疾辅助器具费、后续治疗费的诉讼请求。

四、二审判决驳回上诉人万某林的上诉,维持原判,圆满实现了法律援助既定计划。

    一审判决后被告万*不服,依法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其上诉认为贺*申请了工伤,工伤赔偿与本案诉请重合,贺*已获得的工伤赔偿款项在本案中应当予以扣除。在二审中,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完全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观点,认定万*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一审人民法院确定万*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即8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关于工伤保险部门已赔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是否应予扣除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除医疗费外,工伤保险部门的赔付不能免除万*的侵权赔偿义务。201731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川01民终*号民事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案件从20155月受援人走进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到20161月劳动仲裁胜诉,再到20173月人身损害赔偿诉讼二审终审维持一审判决,历时近两年,经历劳动仲裁、人身损害赔偿一审、二审,终于取得了令人欣喜的结果。

案件点评: 

    职工因第三人原因受到伤害,涉及到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赔偿竞合时如何赔偿这一各地司法实践不一的问题。早在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08期公报案例——杨文伟诉上海宝钢二十冶企业开发公司二审一案中,审理法院认为:“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构成工伤的,赔偿权利人在获得工伤保险赔偿以后,仍有权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劳动者具有双重主体身份——工伤事故中的受伤职工和人身侵权的受害人。基于双重主体身份,劳动者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同时还有权向侵权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即有权获得双重赔偿。在这种情形下,用人单位和侵权人应当依法承担各自所负的赔偿责任,不因受伤职工(受害人)先行获得一方赔偿、实际损失已得到全部或部分补偿而免除或减轻另一方的责任。”该案例已经为该类案件的处理指明了方向。

    以往,在四川省内出现上述竞合情形时,仲裁机构和人民法院一般会根据《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川府发[2003]42号)第十条规定来处理:即受伤职工先由第三方侵权责任人承担人身损害赔偿,后再由用人单位或劳动社保机构按照工伤保险相关待遇标准进行补足。但是,随着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为该类案件的裁判给出了权威的解释,即职工因第三人原因造成的伤害,既可以主张人身损害赔偿又可以主张工伤赔偿,但医疗费用不得重复主张。

    国家设置工伤保险制度,目的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职工享受到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等社会保险待遇,其本质是国家对劳动者劳动权益的社会保障措施,以实现对劳动者利益的充分保护和快速补偿,具有国家关怀劳动者的公法保障属性。而职工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将产生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即工伤保险法律关系与第三人侵权法律关系。工伤职工请求第三人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体现的是民事侵权行为发生后,私法领域的法律对侵权人的否定评价。二者虽然基于同一损害事实,但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之中,互不排斥。即使工伤职工已经获得工伤保险赔付,也不能免除侵权人的赔偿责任。用人单位和侵权人应当依法承担各自所负的赔偿责任。

 



top】【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